是一支年轻的技术支持团队,机长总飞行时间超

2019-11-05 17:55栏目:数理科学
TAG:

2017年5月5日,C919大型客机在上海成功首飞,这同时也是中国民机制造业的一次重大飞跃。在成功首飞的机组背后,有一支年轻的技术团队,面对准备工作任务重、时间紧、压力大等种种难题,他们给机组减压、提效,确保高效、高质量地完成所有的首飞准备工作。图片 1工程师组成的中国商飞C919大型客机首飞机组青年团队被授予第二十二届“中国青年五四奖章集体”。 特别感谢一群没日没夜工作的年轻人 在C919首飞后的讲评会上,首飞机组中担任观察员的中国商飞公司总飞行师钱进特别感谢了“一群没日没夜工作的年轻人”,他们正是中国商飞C919大型客机首飞机组青年团队。 试飞工程师赖培军告诉记者,青年团队成员主要由中国商飞试飞中心的试飞工程师和课题工程师组成。 C919首飞当天,赖培军和团队成员张龙像每次滑行试验一样,坐在指挥大厅内关注着眼前的屏幕。“我当时都没来得及看飞机离地的那一下。”张龙只记得当时一直盯着眼前飞控系统的监控画面。 因为对飞机的状态很了解,也进行过多次滑行试验,赖培军和张龙在首飞当天并没有特别紧张,但“激动是必然的”。“C919首飞后切实地感受到,自己付出的努力与最后成功那一刻的满足感是成正比的。”赖培军说。 C919大型客机首飞前,青年团队的工作就是“一切围绕首飞机组”。一架飞机的型号首飞需要首飞机组具备过硬的技术能力。在有限的时间里,在大量信息和试验的“包围”下,如何保证首飞机组得到科学、有序的工作安排和精力分配,并全面提高各方面的技术能力,是C919型号首飞能否成功的关键。 18架次地面滑行试验任务、2轮24天飞机系统理论培训、2轮8天技术交底、5次座舱实习、23天电传侧杆及变稳机试飞、6天烟雾撤离、应急离机……这是首飞前机组完成的“任务清单”,而这些数字的背后,都离不开青年团队的付出。 为确保首飞机组全面掌握C919飞机系统原理、各系统变化情况等,青年团队精心策划了多项技术准备工作,有效增强了首飞机组的技术储备。如针对基础素质能力,团队就规划了生存培训、机组资源管理培训、烟雾撤离培训等6项基础培训,使机组加强了协同配合能力,提高了应急情况下的救生、生存能力。 试验人员通宵工作,我们也跟着通宵工作,这样让我们更了解飞机 在C919首飞的79分钟里,飞机没有出现任何警告或故障,堪称一次完美的型号首飞,甚至超出了首飞机组人员的想象。 实际上,首飞是新研制飞机的第一次升空飞行,存在诸多不可预知的风险。为确保滑行及型号首飞的安全,青年团队组织开展了首飞特情准备工作,以准确识别试飞期间的潜在风险,为各种可能发生的特情做好准备。 青年团队首先根据飞机的实际构型状态,分析并梳理出可能发生的特情共32项。针对每项特情,编制了相应的特情处置预案和具体的处置程序;其次,组织开展了25天的特情专项训练,共计完成41个科目和500多个试验点的训练工作。通过风险识别和特情训练,确保了首飞机组在各种突发情况下都能胸有成竹、处置得当。 首飞后,机长蔡俊告诉记者,首飞机组在准备阶段,对哪怕是“双发动机失效”这样危险的情况,也已经在训练过程中处置过几十遍了。这正凸显出首飞机组对特情处置预案的持续关注。 “我们参考了风险评估单、飞行手册,还跟首飞机组进行了多次交流,努力在自己认识的基础上尽量做到全面。”赖培军说,最初开始编制这个预案的时候并没有经验,只能一点点摸索。 作为首飞技术支持团队,还有一项重要工作就是要帮助首飞机组及时、高效地掌握飞机信息。但在首飞前,C919大型客机需要持续不断地进行系统集成试验、通电试验、静力试验、发动机试车等一系列准备工作。毫不夸张地说,当时这架还在总装车间厂房的飞机,几乎每天都在“变化”。在这种情况下,如何让首飞机组了解飞机的状态? “我们当时采用了清单式管理办法,着手建立清单并跟踪。那个时候飞机在总装车间做试验,我们就跟试,试验人员通宵工作,我们也跟着通宵工作,这样让我们更了解飞机。”张龙说。 另一方面,清单也会记录下机组提出的问题。赖培军说:“作为一个负责的机组,发现的任何问题都应该提出来。我们会确保对这些问题进行追踪,让飞机设计、制造等团队和首飞机组之间形成高效的交流。” 那是一种很真实、很充实的激动 回忆起首飞当天的激动心情,张龙表示,“那种激动跟以前不一样,是一种很真实、很充实的激动。”他很庆幸自己能参与到C919的首飞工作中。 张龙当年就是奔着C919大型客机的项目来到中国商飞公司的。2009年从北京航空航天大学的大飞机班研究生毕业后,他应聘到中国商飞公司工作。几年后,得知中国商飞公司开始试飞工程师培训选拔,张龙毫不犹豫地报了名,最终如愿成为一名试飞工程师。 试飞工程师戴维在团队中的角色则不太一样。作为试飞工程部部长助理,他在这个团队中代表的是整个课题工程师资源,为首飞机组的工作提供更加专业而细致的技术支持。 比团队其他成员“幸运”的是,试飞工程师马菲和张大伟同时也是首飞机组的成员,2017年5月5日,他们与C919飞机一起飞上了蓝天。 马菲仍记得C919首架机进行的一次滑行试验,那是它第一次依靠自己的动力“行走”。10年的研制,就像婴儿迈出的第一步,所有人都在等待这个激动的时刻。然而这次滑行,仅前进了十几米就终止了。当时马菲就在飞机上。 这给整个团队不小打击,也将整个滑行试验进程推迟了近一个月。在有限的时间内,青年团队和研制人员一起加班加点排查原因,摸透了这架飞机的特性和“脾气”,终于过了这道“迈步”关。 如今,距离C919首架机首飞已有一年,经历过前两架机的首飞后,这支青年团队正在为后续试飞工作做准备。他们的梦想和使命是让中国的大飞机翱翔蓝天,他们也用拼搏和汗水,和国产大飞机一起舞动无悔的青春! 听听他们的心里话 马菲:一路走来,正是团队所有成员的辛勤付出、认真负责和精心准备,为首飞机组圆满完成首飞任务提供了强有力的支持和保障。 张大伟:成为“中国青年五四奖章集体”,对我们首飞机组青年团队来说是一次特殊的鼓励,我们一定再接再厉,为更多的青年人树立榜样! 赖培军:我和我的团队有过付出和辛酸,同时也收获了成功和喜悦,为我们平凡的人生留下了一段璀璨而刻骨铭心的记忆。 乐娅菲:首飞成功的背后,是所有商飞人的斗志与激情、心血与汗水,我是其中的一员,我们是试飞“铁军”。 戴维:C919飞机首飞只是万里长征的起点,我们将以更高昂的热情,投入型号的研发与合格审定试飞,再创辉煌。 凌宁:能够参与国家重点型号的首飞,是我们这代航空人的幸运。获得这份荣誉,是一种鞭策,更是一种动力。 刘立苏:C919飞机试飞取证之路还很漫长。我们唯有保持首飞攻坚阶段的昂扬斗志才能取得后续试飞任务的成功! 张龙:努力奋斗,为中国的大飞机早日取证、早日交付运营贡献自己全部的力量。 刘庆灵:C919首飞过后,将迎来高强度的研发试飞与合格审定试飞,让我们一起继续奋力拼搏! 张宏亮:我将做好本职工作,脚踏实地,为大飞机事业贡献自己的力量。 王海刚:团队获得的荣誉,是对我们过去的肯定,更是激励我们继续前进、全力以赴完成后续试飞任务的动力。 黄震宇:首飞的成功已成为历史,我们要向未来奋勇前进。大飞机试飞,看我们的!

  出生年月:1984年3月

  机长:蔡俊

  毕业院校:南非试飞员学院

  总飞行时间:22000小时

  总飞行时间:11500小时

  参与试飞任务:在ARJ21飞机型号研制过程中,参与了北美自然结冰试飞、银川航电专项试飞、长沙高温高湿试飞、海拉尔高寒试飞等任务。在C919大型客机型号研制过程中,参与了控制律评估、飞行手册评估、驾驶舱评估、首飞任务编排、伴飞飞行方案编制、首飞专项培训等任务,完成两次首飞演练、两次滑行预试验、低速滑行和中速滑行等试验任务。完成C919大型客机系统理论培训、电传侧杆培训、机组资源管理等13项培训科目,所有培训均合格。

  参与试飞任务:在ARJ21飞机型号研制过程中,参与了检飞、航线演示飞行、RVSM研发试飞等任务。在C919大型客机型号研制过程中,参与了工模和铁鸟控制律评估、驾驶舱评估、正常及非正常程序编写等任务,完成两次首飞演练、两次滑行预试验、低速滑行和中速滑行等试验任务。完成C919大型客机系统理论培训、电传侧杆培训、机组资源管理等13项培训科目,所有培训均合格。

  开始飞行年份:1979年

图片 2 蔡俊手迹。中国商飞供图

  记者 张煜、徐蒙、邵竞

图片 3 坐在C919驾驶室中的吴鑫。上观新闻 图

  在中国商飞公司试飞中心的“首发”试飞员队伍中,有很多试飞员来自知名航空公司并有着十几年飞行经验的机长、教员等。目前计划执行C919首飞任务的机长蔡俊就是如此。6年前,蔡俊还是东方航空的一名飞行员,而现在,他是中国商飞试飞中心试飞员二中队的中队长,现总飞行时间为10300小时。

  试飞工程师:马菲

  航空业内人士介绍,首飞任务艰巨,必须确保万无一失,事先确定的首飞机组,也可能因为当天试飞员的各方面状态,比如身体健康情况等因素进行调整。试飞中心介绍,在“首发”的五人队伍之外,还准备了一支强大的“替补团队”,因此最终谁来执飞,5月5日当天才会有最终的答案。

  主飞机型:A320和ARJ21

图片 4 坐在C919驾驶室中的蔡俊。上观新闻 图

  参与试飞任务:在ARJ21飞机型号研制过程中,参与了检飞、生产交付试飞、RVSM研发试飞等任务。在C919大型客机型号研制过程中,参与了工模和铁鸟控制律评估、驾驶舱评估等任务,完成两次首飞演练、两次滑行预试验、低速滑行和中速滑行等试验任务。完成C919大型客机系统理论培训、电传侧杆培训、机组资源管理等13项培训科目,所有培训均合格。

  毕业院校:南非试飞员学院

  总飞行时间:472小时

  开始飞行年份:1997年

  据解放日报·上观新闻5月3日消息,记者从中国商飞试飞中心了解到,按照目前计划,试飞中心试飞团队的五名试飞员将组成首飞机组,包括1名机长、1名副驾驶、1名观察员与2名工程师。这其中,最引人关注的无疑是作为飞行试验直接执行者和监控者,以及试飞结果和结论最重要裁决者的试飞员。

  参与试飞任务:在ARJ21飞机型号研制过程中,参与了105、106架机第一次飞行、生产交付试飞、RVSM试飞等任务。在C919大型客机型号研制过程中,参与了工模和铁鸟控制律评估、首飞构型偏离评估、飞行手册评估、驾驶舱评估等任务,完成两次首飞演练、两次滑行预试验、低速滑行和中速滑行等试验任务。完成C919大型客机系统理论培训、电传侧杆培训、机组资源管理等13项培训科目,所有培训均合格。

  出生年月:1976年5月

  总飞行时间:292小时

  出生年月:1976年8月

  5月5日,C919国产大型客机即将在上海浦东机场进行首飞,到底是谁将驾驶C919的“处女航”?

  试飞工程师:张大伟

图片 5 英姿飒爽的首飞团队。上观新闻 图

  毕业院校:美国国家试飞员学校

  [首飞团队人物小传]

  总飞行时间:10300小时

  主飞机型:B777

  两年前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蔡俊曾期待:“如果能飞上C919的首飞就是最好的。”如今,蔡俊即将实现当年的小梦想,并且在未来,还将与他的同事们驾驶着C919将“较难的、风险高的试飞科目拿下”,为C919实现商业运营打下坚实基础。

  毕业院校:美国国家试飞员学校

  主飞机型:A320和ARJ21

  参与试飞任务:在ARJ21飞机型号研制过程中,参与了北美自然结冰试飞、高原试飞、失速试飞、功能和可靠性试飞以及设计优化试飞等试飞任务。在C919大型客机型号研制过程中,参与了首飞大纲编制、首飞风险评估单以及试飞任务总体规划等任务,完成两次首飞演练、两次滑行预试验、低速滑行和中速滑行等试验任务。完成C919大型客机系统理论培训、电传侧杆培训、机组资源管理等13项培训科目,所有培训均合格。

  观察员:钱进

  毕业院校:美国国家试飞员学校

  在C919研制过程中,蔡俊和执行此次C919首飞任务的副机长吴鑫及观察员钱进都参与了驾驶舱评估,完成了两次首飞演练、两次滑行预试验、低速滑行和中速滑行等试验任务。

  试飞员和飞行员有何不同?蔡俊介绍,在航空公司做飞行员的主要任务就是飞行,但是对试飞员来说,飞行只是工作中的一小部分,其他很多时间还需要参与对规章的研究,对试飞计划的制定,以及对飞行数据的核实等工作。

  出生年月:1960年8月

  副驾驶:吴鑫

  开始飞行年份:1997年

  出生年月:1985年1月

版权声明:本文由正规棋牌游戏平台发布于数理科学,转载请注明出处:是一支年轻的技术支持团队,机长总飞行时间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