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理学家的情商

2019-10-09 22:49栏目:数理科学
TAG:

我跟一个理科生朋友说我喜欢《生活大爆炸》,他不置可否地嗯哼了一下说:“那是你们文科生想象的理科生吧……”好像对理科生的形像被塑造成谢耳朵那样感到不满。但文科女生对谢耳朵还是满怀柔情的好不好,谢耳朵的可爱之处,就在于他情商超低,天才与儿童的混合体,让观众对角色能产生母爱般的感觉呐。 但理科生确实也不是个个情商超低的,把物理学家想像成情感白痴,能满足普通人的平衡心理:你都已经那么聪明了,凭啥还风流倜傥呀,每个人都要找到能把自己放在制高点的角度,这样大家就比较心平气和些。事实上物理学家有的情商挺正常,比如我们伟大的爱因斯坦,他的发型那么拉风,还会拉小提琴,简直应当成为理科生的榜样。跟普通人一样,爱因斯坦恋恋爱,结结婚,离离婚,经历过的感情事件接近平均值,真是让人感到平易近人。但是也有些物理学家高于或低于平均值,留下了一些好玩的故事。 一个故事是关于狄拉克的,英国最重要的量子物理学家,以他名字命名的狄拉克方程预言了反物质的存在。但狄拉克是个话很少的人,在对谈中,语言不是出于“场景”的要求,而完全出自“逻辑”的要求。传闻有一回他和海森堡(德国物理学家,测不准定理的提出者)在一艘游船上,甲板上有个社交舞会,海森堡和一个又一个姑娘跳着舞,他对狄拉克说:“为什么不跳舞呢?姑娘们都这么好。”狄拉克可怜巴巴地说:“在你和她们跳舞之前,你怎么知道姑娘们这么好呢?”狄拉克很给人留下了一些不近人情的印象,但他的成就是辉煌的,1984年他去世,1995年伦敦威斯敏斯特教堂,在牛顿纪念碑边,竖起了狄拉克纪念碑。 然而也有段正淳段王爷型的物理学家呀,著名的薛定谔(巧得很,他和狄拉克分享了1933年的诺贝尔物理学奖),他可有许多情人,好几个私生子女……薛定谔最为重要的几篇论文,是在与一个没留下名字的姑娘一起度假时写下的,物理学史还得感谢这个无名英雄呢。薛定谔据说并不是个纯坏人型的劈腿极品,而是对每个情人都投入了真感情还写了许多热烈的情诗,真正是奥地利段王爷啊!更令人发指的是,最后他还和老婆白头到老了…… 《生活大爆炸》里,谢耳朵没提过狄拉克,但却好像是薛定谔的粉丝?他穿过一件印有“薛定谔的猫“的T恤(这件T恤在淘宝还卖得不错),难道,谢耳朵是一个真正的腹黑,在他狄拉克的伪装下,他有一颗薛定谔的心?

版权声明:本文由正规棋牌游戏平台发布于数理科学,转载请注明出处:物理学家的情商